温家双煞和七个黑羽馒头

主刷SPN➡️SD以及JPJA。说书的。偶尔刷点别的小零食。微博http://weibo.com/1768665863

【Dunkrik】【空军组】最后一班列车

最后一班列车


配对:空军组无差

简介:科林斯在站台上等了很久,但他没有等来法瑞尔。 


家乡和敦刻尔克不同。在家乡,呼吸间少了嗅到会使喉咙发痒的硝烟味,雨后湿润的空气里也没有海水的腥咸,而是充斥着淡淡的茶香,那气味来自于道路一旁的家乡人民自发搭建的小桌子,慈祥的白发老太正慷慨地向每个路过的士兵手里塞热腾腾的红茶。

他手里也被塞了一杯。茶汤温温和和地顺过食管,终于让这具在地狱里逛了一遭的身体暖了起来,这让他脱掉了还潮湿的救生衣,属于空军的一抹亮蓝在人群中格外扎眼。

他才离开家乡短短几日,但战争已经足以让短暂的时间酿成乡愁。他知道空军基地算不上是真正意义上的家,但他现在是真的非常想回到那里。

肩部感受到的撞击让他向后踉跄一步——

“之前你们在哪儿呢,空军?”

有人问他。他愣愣地看着那人的脸,那张脸上还残留着大片乌黑的油渍,看不清五官,迟钝地意识到那是在质疑他和另两位飞行员战友在这场撤离中的作用。他张嘴想反驳,但那张黑乎乎的脸已经远去了,眼前一片匆匆赶路的背影。

炮弹在他眼前落下,将扫雷舰砸出滚滚浓烟和橙黄色的火焰,他的同胞在燃烧的海水中绝望地挣扎。他把嘴巴闭上了。抿一口手里的红茶,凉了,但他还是吞了下去。路边热心的老人将薄毯递到他面前,他道了声谢,接过来搭在臂弯里,慢吞吞地走到一个不那么引人注意的角落里,目光追随每一名死里逃生的士兵。

人群渐渐散去,火车发出悠长的哀叹,空荡荡的车厢越来越快地从他眼前掠过。很快下一趟列车驶入站台,士兵们分批次回到家乡的怀抱,偶尔还是有士兵用责备的眼神刺向他,他无动于衷,但大多数人看到他的人会抬手向他致意,他便致意回去,轻声说一句“下午好”。

他始终是站台上唯一的亮蓝色。


做出迫降决定的同时他把这个想法通过无线电波传递给了法瑞尔,随即耳边就只有一句带着沙沙声的“科林斯,你听到了吗”,伴随着一阵刺鼻的焦糊味无线电装置也停止了工作,越来越近的海面让他无心顾及别的,努力操纵着飞机平稳地落在海面上。成功了,他一把拽下头上碍事的防护镜和帽子,才发现头顶还有隆隆的轰鸣声。

他抬头便看到法瑞尔的飞机在他头上滑过,像一只雄鹰,看到他成功迫降后才放心地展开双翼飞向战场的方向。


列车拖着疲惫的身躯慢慢停靠,从车上下来的士兵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多了,筋疲力尽的他们也没有之前的闲情雅致,几乎没人注意到他的存在,但飞行员的绝佳视力让他敏锐地捕捉到队伍的最末端那件黑色的制服——那是属于海军将领的制服,他主动走上前去,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还有下一班从码头回来的列车吗,长官?”

“没有了,这是最后一班了,士兵。”指挥官黑金相间的帽檐下有一双锐利的蓝眼睛,他上下打量了这个鼻尖冻得粉红的年轻空军飞行员,手上拿着一条毯子却没有披上它,不禁觉得奇怪,“你是……早就到达的吗,为什么不走?”

“是的,长官。”他艰难地吞咽了一下,“我在等我的战友。”

“我是最后一个回来的,没看到空军。”那人的面色突然凝重起来,“但我见过他……他冲过了海滩,击落了德军的飞机。然后他滑向了防区以外——”

指挥官抿紧了薄薄的嘴唇,他的呼吸也跟着停滞,似乎看到了法瑞尔的飞机冲向绵长的海岸线,从他们拼死守护着的同胞们头顶上滑过。他的灵魂穿越时间和空间,似乎随法瑞尔一同飞向血红色的夕阳。

他迫降之前油量只剩下十五加仑。那么在他降落海面之后法瑞尔击落了一架敌机、又击落了一架敌机,只有上帝才知道这样的战果代价是几次耗费大量燃油的爬升操作,那么到达敦刻尔克的海滩时,他的备用油箱里将还剩下……

“那时我看到,他的螺旋桨已经完全停下来了。”

他攥紧了手里的毯子,面前的海军指挥官垂下眼帘,宽厚的手掌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很抱歉,孩子。但海滩上的所有人都知道他的付出,所有人都在为他欢呼。他救了所有人。”


无人的火车喷着白烟逐渐驶离,他望着似乎是无边际的铁轨,手里还捏着那杯已经凉透了的茶。不会再有火车抵达了。刚刚是最后一班了。

“好吧。”

他耸耸肩,把茶杯还给已经在收拾摊位的老人,把手里的毯子抖落开,终于把它披在了自己身上。

“就这样吧。”

他消失在了站台的拐角处。



——THE END

又短又烂,只是一个脑洞。

二刷发现科林斯并没有看到法瑞尔的飞机螺旋桨已经不转了QAQ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