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家双煞和七个黑羽馒头

主刷SPN➡️SD以及JPJA。说书的。偶尔刷点别的小零食。微博http://weibo.com/1768665863

【原创】Two tigers(Dean/Jensen,PG,一发完结)

题目:Two tigers

配对:Tiger!Dean&Tiger!Jensen

警告:这是一篇极其奇葩的同人,很白很傻,很傻。而且很清水,一点都不社情。

特殊声明:给么么补的生贺!迟到了不好意思!!!我们老早之前约好了写Dean\Jensen这对奇怪的CP哈哈哈哈我这个脑洞such清奇……仅供娱乐,我对于这对水仙的爱好仅限AU,是没有Sam和Jared的设定,我虽然萌这对水仙但是有Sam和Jared的世界观我绝对是SDJ2的。OOC有,常识性错误有,看个乐呵就好XD


死亡和新生给双皮奶野生动物园带来了属于生命轮回的生机勃勃,在一个阳光和煦的上午,动物园里迎来了两个不寻常的小生命——

那是一对双生虎幼崽,他们被动物保护者从走私者手中救下送到动物园,饲养员Eric亲手把那两个可怜的小家伙用小毛毯包着送去检查身体。小家伙们瘦瘦小小的,其中一只稍稍强壮些的小虎崽在兽医Robert手里挥舞着羸弱的小爪子嗷嗷叫,另一只看上去体质稍弱的小虎可怜兮兮地颤抖着,没他的兄弟挣扎得那么厉害但也用软软的肉垫拍打Robert的手掌。Robert把两只张牙舞爪的小虎崽举起来翻来覆去查看,Eric在一边紧张地看着。

“他们都受到了虐待。你看,这个活泼的小男孩,双耳上的伤口已经发炎溃烂了,我必须得截掉他的耳朵,这才能保住命,”Robert严肃地说,边说边用手指挠小家伙们软软的肚皮,“同理,另一个男孩需要截掉尾巴。就算恢复好了他们也不可能像正常的老虎那样捕猎、成为森林之王……没有耳朵的那只听力会受到很大的损害,没有尾巴的那只会因为掌握不好平衡而无法奔跑。他们基本上没有再获自由的可能了,就算是比野生环境温和得多的野生动物园,对于他们来说也将危险重重,Eric,你需要知道这个。”

“我明白了。”Eric点头,“除了耳朵和尾巴还有别的问题吗?”

“只有营养不良,好好调理一下就会没事了。”

两只小老虎被Robert放下后就立刻靠在了一起,耳朵受伤的那只伸出前爪把尾巴受伤的那只护住,冲两个陌生人龇起还只是嫩尖尖的獠牙,而尾巴受伤的那只则温顺地用舌头舔兄弟受伤的耳朵。Eric看着眼前这两团紧紧挨在一起的毛球,心中温柔又悲伤。


【Eric的饲养员日志】


第一天

Dean和Jensen的手术很成功。

对了,我给那两只小老虎取了名字。他们是双生子,长得一模一样,但是并不难区分——没有耳朵的那只我给他取名叫Dean,而没有尾巴的那只叫Jensen。虽然是双生子,但是他们俩的性格截然不同:Dean是最先从麻醉药作用下醒来的那个,冲我嗷呜嗷呜叫了半天最后被一碗牛奶吸引着爬回了窝;Jensen性情更加温顺但比Dean还难搞,只是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我,对于牛奶和肉糊都无动于衷,最后是被我抱回去的。麻醉药劲儿过去后伤口会很疼,大部分幼崽会在疼痛中不停地哀嚎,而这对虎兄弟并没有。他们只是依偎在一起,用互相舔毛来安慰彼此。

不知道怎么有人会去伤害这么可爱的小东西。希望他们能平平安安地长大。


第五天

小老虎们比之前活泼多了,胃口也好了很多,Dean那个小馋猫就不用说了,就连Jensen一顿都能喝掉一小盆加了牛奶的肉糊糊。Dean听力的确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开饭时我怎么吆喝他都无动于衷——要知道他对吃饭这件事可是执着得很,但只有Jensen用爪子戳他时他才意识到有东西可以吃了。Jensen没了尾巴走起路来摇摇晃晃,有时走着走着就会摔倒,Dean飞速地跑过来把Jensen歪趴在地上的身体拱起来,但Jensen还是会再摔,而且还未痊愈的尾骨被摔得很疼,哆哆嗦嗦地抖着一身茸毛更站起不来了。我正想上去帮那个可怜的小家伙,没想到Dean张嘴咬住了Jensen的后颈,直接把他的兄弟半叼半拖地扯到食盆前,舔着Jensen颈后的短毛安抚他。

我突然对这对小老虎有了信心——Robert说他们没有回归自然的机会,但我并不这么觉得。


第三十天

两个小家伙在动物园里住了一个月,比刚来时壮实多了也漂亮多了,皮毛上优雅的花纹一天比一天明晰美丽,四肢结实有力,而且他们的眼睛又大又亮,在阳光下竟泛着幽绿的光泽,美中不足的就是Dean毛茸茸的头顶上本应该有耳朵的地方光秃秃的,Jensen则少了一条可以维持身体平衡的尾巴。有时候我都在想,如果他们两个能健康地长大,该是多么帅气完美的丛林之王啊。

吃东西时他们从来都不争抢,尽管Dean总是看起来很饿的样子。可能是和被走私者关押的那段日子有关,食物对于两只小虎崽来说像是奢侈品,Dean总会咽着口水等Jensen吃饱了再吃,但Jensen也常常刻意给Dean留出一大半。看着他俩吃饱了之后靠在一起趴着暖洋洋地晒太阳,我简直不知道该感到窝心还是难过。


第三十五天

Dean和Jensen研究出了一种新的相处方式,我得说,记录下来这些的我,心情有点复杂。

常识告诉我虎是独居动物,虽然幼崽时期会比较黏母虎,也会和兄弟姐妹玩耍打闹……但是这对双生小虎崽,怎么说呢,更像是一对奇怪的连体婴。

Jensen走起路来七扭八歪,还是会扭着屁股走着走着就栽向一边,而Dean在看到Jensen有跌倒趋势后会第一时间凑过去用屁股把Jensen歪斜的身体拱回去,或者直接用咬住后颈的方式把Jensen扶住。Jensen则在听到动静后伸出小肉爪拍拍Dean的背,左边有声音就用左爪拍,右边有声音就用右爪,有时候太着急干脆用后腿踹。Dean倒也不生气,听话地摆出战斗的架势冲Jensen指示的方式龇牙。

我把这种情况跟别的饲养员讲了,他们也觉得有点新奇,而且都认为很不可思议。

……罢了,他俩开心就好。


第六十天

今天他俩干了一件蠢事——Dean趁我忘了的关门这个机会成功地从笼舍里跑了出来,跑进了旁边花豹的领地里……花豹领地里有高矮不一的灌木丛和橡树,Dean过去之后就不见了踪影,Jensen嗷呜嗷呜地叫了半天,随后想学着Dean的样子跑出去,但一阵强风把门咣当一声吹关了。他只好试着从栅栏的缝隙里钻出去,可钻到一半肉嘟嘟的小屁股就卡在了两根铁栏之间,等我发现时他已经成功地把屁股蹭过去了一半,前爪在地上用力一扒,我眼睁睁地看着他钻了过去,踩着不怎么稳当的步伐钻进了灌木丛。

这可把我吓得够呛,那只花豹虽然还没成年但是至少有小虎崽的两倍大,而且凶猛好斗,Dean和Jensen就算不被咬死也会被弄伤的。

然而当我找到小虎崽们时,眼前的情景是我怎么也想象不到的。

Dean跳到了花豹背上,还不是很锋利的小尖牙死死钉在敌人的耳朵上,Jensen则牢牢抓着敌人的尾巴,又扯又咬地在地上打滚,花豹疼得发出一阵阵嘶吼,但小老虎们根本不怕它,似乎是把没了耳朵和尾巴的怨气都发泄到了可怜的花豹身上。我和同事费了好大劲儿才把他们分开,Dean的脑门上有一道被花豹爪子挠出来的伤,而Jensen浑身上下沾满了泥土和碎叶子,样子虽然狼狈但依旧凶得不行,两只小猫似的小家伙体现出了十足的老虎气势,花豹早被吓怂了,嗖地窜到了树上,而Dean和Jensen被我抓着后颈拎到半空时还在不甘心地挥舞短短的小爪子。

他俩被我带回了笼舍,作为惩罚,晚饭就没那两个霸道小流氓的份儿了。Dean愤愤地踢翻了空空的食盆,Jensen一撅一撅地走过去舔舔Dean的额头,Dean立刻也伸出舌头去舔Jensen身上被弄脏了的地方。

他俩累坏了,就这么互相舔着舔着睡着了,发出细小可爱的鼾声。看着两团黏在一起的毛球睡着的样子,再回想刚才他俩勇猛的小样儿,我突然不担心他俩的未来了。

就算没了耳朵和尾巴又怎么样呢,他们又彼此就够了。

……


很快Eric养的这对双生小老虎就成了动物园里的明星,很多人都是为了看这两个神奇的小家伙专门来到双皮奶野生动物园。不久之后还有一位歌手专门为他俩做了歌,想必看到这里的大家也都能猜到那首歌是什么了。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

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真可爱,真可爱。


——THE END


这真的是一篇很奇怪的东西啊……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