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家双煞和七个黑羽馒头

主刷SPN➡️SD以及JPJA。说书的。偶尔刷点别的小零食。微博http://weibo.com/1768665863

【原创】双皮奶野生动物园 (雄狮Sam&花豹Dean,一发完)

Title:双皮奶野生动物园

Author:馒头君

Pairings:SD

Rating:清汤,狮子和花豹啪啪啪什么的还是自己脑内一下好了……

Summary:花豹Dean和小狮子Sammy的成长故事。TO麻袋~生日快乐!

 

1.

在小狮子Sam刚出生六天的时候,被饿得奄奄一息的他被动物保护者从已经死去多时的母狮身边救走,送到了双皮奶野生动物园。

双皮奶野生动物园并不是一家富有的动物园,这里没有熙熙攘攘的游客,只有几个专业饲养员照顾着动物幼崽,当然也没有多少经费。他们所在的CW市地广人稀,这也是他们幸运的地方——有大片的野生自然保护区供动物们尽情撒欢,可以说这里和野外没什么不同,并且没有人类的猎枪和捕兽夹。

饲养员John接管了那只小狮子。小家伙把自己蜷成一个毛球,眼睛紧闭着,耳朵耷拉着,明明是只猫科动物却可怜兮兮地像一只小狗。John把Sam放在一个垫着毛巾的篮子里,用手指挠挠他的小脑袋,见他睡熟了便走开去冲奶粉。

“Dean!快来帮我看着Sam。”

John拿着奶瓶冲院子里喊,一个属于年幼花豹的矫健身影从树上一跃而下,踩着大猫特有的优雅步子摇着尾巴走过来,俯下头,好奇地打量着篮子里那个一身茸毛的小东西,伸出粉红色的舌头舔了舔小东西的脸。

Sam动了动,打了个响亮的喷嚏,睁开了湿漉漉的眼睛,看着眼前那个比自己大上三倍的大猫害怕地颤抖起来。

“别怕别怕。”大猫在Sam身边趴下来,垂下头用金绿色的大眼睛温柔地看着Sam,“你叫Sam对吗?我叫Dean。”

Sam眨着眼睛打量着Dean,在小脑袋瓜里思考为什么面前这个大家伙金棕色的皮毛上会有那么多漂亮的斑点,那双金绿色的眼睛为什么那么明亮温柔。

John拿着奶瓶走过来,把奶嘴放到Sam嘴边,让他含住轻轻吮吸。Dean则在一边乖乖地趴着,目不转睛地看着Sam,翘起的嘴角像是在微笑。

Sam饿极了,吃得有些急,梗着脖子想打嗝又打不出来。Dean忙伸出一只肉乎乎的爪子轻拍Sam的背,拍出了一个响亮的奶嗝。

John看着Dean望向Sam的眼神,伸手挠了挠Dean的耳朵,Dean舒服地从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伸长舌头舔舐掉Sam下巴上的奶渍。

 

2.

Dean一直认为Sam是他的弟弟,而他也从未考虑过Sam为什么和自己长得不同——相反他觉得Sam纯棕黄色的皮毛好看极了,漂亮的斑点什么的,也许等Sam长大以后就有了。

幼兽们进入野外独立生存之前需要接受严格的生存训练,Dean已经接受训练好几个月了,而刚满6个月的Sam才第一次接受这样的训练。

这是Sam第一次爬这么高的树。狮子通常不会爬太高,而对于Dean这种花豹来说从几个月大开始爬树简直是件和吃饭睡觉一样平常的事情——Sam怎么可以不会爬树!太说不过去了!

Dean连哄带骗地把Sam带到树下亲自传授爬树技巧,几次演示后Sam终于决定尝试一下。Dean则紧张地在树下看着Sam,深怕他掉下来,随时准备接住他。

Sam伸出锋利的爪子抓住树皮,后腿用力蹬着树干,向上一跃便跳上了一根离他最近的树枝。很快他发现了另一个严峻的问题——它从来没有爬过这么高,它不知道怎么下去。

他害怕地抠紧树皮,用可怜兮兮、湿漉漉的眼睛望向树下的Dean。

Dean仰头看着Sam,着急地在树下踱着步子,像是在鼓励他。

Sam快要被吓哭了。天呐他只是一只不擅长爬树的狮子啊,他还年轻,不想掉下去摔成终身残疾。

最终Dean像一道闪电一样窜到树上,轻柔地叼着Sam的后颈从树上跳了下去。Sam吓得全身都在抖,Dean本来想嘲笑一下Sam有多笨,但是看到Sam真的是吓坏了之后心软了下来,把Sam小小的身体扒拉到自己身边,伸出舌头舔他颈后的短毛。

 

3.

Dean一岁了。

他是一只漂亮的花豹,有着修长强壮的四肢和漂亮斑点的皮毛,线条流畅优美的身体使他奔跑起来速度飞快,嘴里锋利的獠牙可以轻易地咬破小型猎物的喉咙,。

雄性花豹长到他的年纪就可以独自生存了,但Dean并不着急进入野生自然保护区里独自闯天下……因为Sam还没有长大,他才8个月,对于狮子来说还是需要照顾的时候。

Dean以为自己可以和John和Sam一起平静地生活,就算没有自由不能顺应天性在草原上奔跑,他也不觉得有什么损失。

那是他的职责,照顾好Sam,照顾好John,这是他从小就认定的使命。

他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John的时候,那个男人刚失去了妻子,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然而这样的一个男人却尽可能地把他照顾好,用破碎悲伤的心给了他一个家,成为了他唯一的家人。

很快这个特殊的家庭里多了个小Sammy。那个小家伙用湿漉漉的、像小狗狗似的眼睛看着它时,Dean感觉自己可以付出一切保护这种纯洁可爱的眼神,哪怕自己被束缚着得不到自由。他感觉到他再也离不开Sam了。

平静的生活是他理想中的乌托邦,但理想只是理想,不会变成现实。

John被穷困潦倒的动物园解雇了,他和Sam必须走进那片陌生的草原,开始新的生活,没有John、没有免费午餐的生活。

生活从不留给你时间去自怨自艾,何况它们处于弱肉强食的野外世界,懦弱就意味着饿肚子,饿肚子就意味着饿死……或者被别的动物猎杀。

幸好Dean是个好猎手。

他猎捕回来猎物往往会让Sam先吃,毕竟Sam在长身体……当然,如果他的猎物被鬣狗或者狮子抢走的话,他就只能和Sam一起饿肚子,或者拼了命和那些劫匪们打一架。所以当Dean带着一身伤和数量不多的食物回来时,Sam从来不多问。

Sam想保护Dean作为哥哥的尊严。

它只是温柔地帮Dean舔伤口,祈祷那些伤口快点长好。

同时也希望自己快点长大。

 

4.

Sam最狼狈的时候就要数今天了。

他实在是太饿了,于是他偷偷跑了出去,结果惹怒了一只母角马。角马坚硬锋利的角可不是闹着玩的,Sam的肚子险些被那对角捅出血,他被角马群围追堵截,费了好大劲才把那些有着尖角和硬蹄子的大家伙甩掉。Dean寻着气味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真是逊爆了,Sammy.”Dean像小时候一样,轻轻叼住Sam的后颈,想将他拖起来,“白长这么大的个子,我都拖不动你了。”

Sam无奈地笑了笑,才发现Dean的身体并没有记忆中那么强壮高大。

Dean费了半天劲儿也没拖动Sam,最终还是任由Sam躺在原地。他默默地走开,留下Sam在那里趴着喘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Dean才回来。他把口中的野兔丢到Sam面前,Sam抬起眼睛看向它。

“吃吧。”Dean以守护者的姿势站在Sam身边,“没人会伤害你了。”

 

5.

Sam终于长成了一只帅气强健的雄狮。他有着长长的鬃毛和锋利的爪子,鬣狗和别的食肉动物都不敢靠近他,不敢招惹这位未来的草原之王。

发情期临近时有母狮想靠近Sam。但是很快她们发现了她们看上的那只雄狮身边总跟着一只碍事的豹。

“你是一只强壮的雄狮,Sam.”一只叫Ruby的母狮缠在Sam身边,谄媚地舔着Sam的下巴,“你应该和我结合,让我为你生下健康可爱的宝宝,让那只讨厌的豹走开吧。他会伤害到我们。”

“不。”Sam别开脸,“他不会伤害我。”

“他是一只豹啊,Sam,他和我们不同。”

“你可以离开了,Ruby。”Sam坚定地说,抬手舔了舔爪子,露出锋利的獠牙,“我不会和你交配。”

 

Dean在狩猎瞪羚时发现自己陷入了险境。一群鬣狗将他包围了起来,而他身边只有一棵并不算高大的小树。

他弓起身子,试图警告它们不要靠近,否则他就要不客气了,随着鬣狗数量越聚越多,他的胜算越来越小,但他从不会轻易选择放弃。

“走开,你们这群可恶的强盗。”Dean低吼着誓死守护着自己的猎物,刚刚高速奔跑消耗掉了他太多的体力,但他不打算窜上树眼睁睁看着鬣狗分食他和Sam的口粮。

一只雄性鬣狗扑了上来,Dean灵巧地闪身躲开,张开口狠狠地咬上鬣狗的脖子。鬣狗惨叫着夹着尾巴逃开,其余的鬣狗惊得向后退了一步,没有谁敢上前。

“我说过了,”Dean喘着粗气,体温已经上升到了一个危险的数值,再升高他的大脑就有被损伤的危险,但他不能让鬣狗们看出他的虚弱。他眯起金绿色的眼睛,露出带血的獠牙对着鬣狗们怒吼,“不想死的话就滚开。”

鬣狗们不想浪费这样一个狙击落单花豹的机会,尤其是一只筋疲力尽的花豹……它们摩拳擦掌形成一个包围圈慢慢靠近Dean,决定一拥而上。

Dean克制着自己心底的恐惧,祈祷自己不要死的太惨。

突然鬣狗们停下了脚步。它们嗅到了成年雄狮的气味。

果不其然,它们身后响起了一声包含愤怒的吼叫。那吼声浑厚有力,伴随着外围鬣狗的尖叫,一只头骨被拍碎的鬣狗尸体被抛上半空,一只健壮的成年雄狮窜到它们中间,伸出宽厚的爪子将离他最近的鬣狗直接拍出老远。

鬣狗们吓得落荒而逃。Dean终于抵挡不住疲惫和高热,软软地扑倒在了地上。

Dean迷迷糊糊地感觉到一条粗糙的舌头舔舐过的全身,那是Sam在检查他有没有受伤。随后他感觉到颈后的皮肤一紧,身体被Sam叼起来,就像小时候他叼着Sam一样。

“干嘛长这么大啦。”Dean小声嘟囔着,嘴角却露出了笑容。

“谢谢你一直在我身边,我知道这并不简单。”

Sam的声音含糊不清,却清晰地传到了Dean的耳朵里。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Bitch。”

“Jerk.”

 

——THE END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