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家双煞和七个黑羽馒头

主刷SPN➡️SD以及JPJA。说书的。偶尔刷点别的小零食。微博http://weibo.com/1768665863

【Halbarry】神速力拥堵(短完)

标题:神速力拥堵

配对:二代绿灯侠哈尔•乔丹/闪电侠巴里•艾伦

简介:哦巴里,这世上连结婚都能迟到的,也只有你了。


领结有点歪。往右一点,再一点,哦不有点过头了,向左,再向右。还是歪的。

发型似乎也有些不对。巴里犹豫着抓起发胶,迟疑两秒后又放下,任由黯淡无光如同一团稻草似的金发就这么凌乱地在自己头顶趴着,从前可完全没发现自己的发型多么不堪,而今怎么也看不顺眼。

西服外套的袖子上有一道昨天还不存在的褶皱。巴里试图把它压平,然而那条褶子执着地轻微耸起,像是皱在一起的眉心。

裤线似乎也歪掉了。即使这套衣服是布鲁斯请来的顶级裁缝按照他的尺寸定制的,但他最近几天体重轻了几磅,这也许影响了衣服的合身程度。

最后是皮鞋,柔软舒适,皮面光泽鲜亮。但这又有什么用呢,他在镜子前微微转身从另一个角度打量自己,立即因为不满意而发出痛苦的呻吟。

得了吧巴里,他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你无论如何打扮都不可能配得上你那个英俊帅气的朋友,自由潇洒的试飞员,戴或者不戴灯戒都是全宇宙最酷的绿灯战警。

他叹了一口气,墙上的时钟显示他已经像个丑姑娘似的对镜自怨自艾了五分钟,于是他赶紧抓起钱包和钥匙朝外面飞奔而去。


在路上找回方才浪费掉的五分钟对于巴里来说不是难事,但这身价格不菲的礼服和他自己的抗摩擦制服不同,他不得不控制自己的步伐防止礼服被毁掉。周围的一切对于他来说如同慢镜头——人和车子掠过视野的速度比平时慢得多,这让他看到了更多犯罪行为以及处于危险中的人——他强迫自己专注于他应该做的事情上,但对于热心肠的闪电侠来说,这实在太难了。

反正他只要加快点速度就可以节省下来帮助别人的时间,对吧?

“嘿女士这是您的钱包小心收好不用客气来吧小偷先生我送你去警局走一趟。”

“驾校老师没有教过你要在人行道前减速吗到前面的交警那里领你的驾照和罚单。”

“别担心猫咪先生树梢不适合你歇脚嗷你不要挠我下次还是让超人救你下来吧。”

……

十二点的钟声响过,哈尔•乔丹无奈地挂着一张僵硬的笑脸对在场的来宾宣布,婚礼会推迟一会儿进行,原因是另一位新郎由于交通拥堵无法按时到场。

“巴里会因为堵车而迟到?”克拉克一脸难以置信,“什么样的堵车能堵住闪电侠?”

“呃……神速力也是会偶尔拥堵的。”哈尔随口胡诌了个理由,为了增加可信度还一拐子差点把沃利推个跟头,“是吧,小子?”

“啊?……啊,对,神速力有时候会……”沃利边擦汗边绞尽脑汁为哈尔继续编造这个不靠谱的理由,“呃,会卡住。”

布鲁斯翻了个白眼,即使没穿那身黑暗骑士行头但蝙蝠侠威严依旧,沃利立刻噤声,用最快的速度溜回自助餐区。“要不然我去找一下,”克拉克热心地提议,“也许遇到了棘手的事情走不开,也许因为无赖帮……”

“无赖帮听说闪电侠要结婚,提前一周就停止了犯罪活动。”哈尔没好气地打断了超人的猜测,“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因为什么这么热心,寒冷队长甚至还送来一座冰雕。”

“所以你是在怀疑巴里反悔了,故意不出席?”蝙蝠侠总能抛出最消极的猜测。

“什么?不,不。”

哈尔连连摇头,斩钉截铁地否认。

“巴里不可能对我做出那样的事情。

“他曾经在听到我回地球的消息后立即跑到海滨城来请我喝一杯啤酒,然后再跑回中心城继续做那快要把他埋起来的工作。

“任何人都有可能把我丢在这里,让我成为这世上最悲哀的新郎,然而巴里……他不会。”

“抱歉天才我来晚了哦天啊谁去拉一下火灾警报。”

就像是验证哈尔说出的话一样,一阵裹着闪电火花的风穿过门伴随着热浪直直地扑到他面前,等他看清眼前的情况时,克拉克已经用他的钢铁之躯敲碎了消防栓的玻璃,扯出水带浇了正因高速摩擦而着火的巴里一身水。目瞪口呆了一秒后的哈尔终于回过神来,给自己那个全身都在滴水还冻得瑟瑟发抖的未婚夫披上一条绿莹莹的浴巾。

“巴里,这世上连结婚都能迟到的,也只有你了。”哈尔扶着额头,“蝙蝠还说,你可能是因为反悔不想结婚了才……”

“……”

没有反驳?哈尔一愣,难道该死的布鲁斯韦恩猜对了?

大概是读出了哈尔的想法,巴里在眨了眨眼睛拉了拉身上那条绿浴巾,遮住脸上浮起的潮红。

“事实上,我到现在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哈尔挑起眉梢,在巴里快要把自己憋死在灯戒浴巾里之前重新调整了浴巾的位置,脸上的疑惑明晃晃地显示他在等待巴里的解释。

“你可是迷人的哈尔•乔丹,无论走到哪,你都是最耀眼的那一个……不只是因为你的戒指能发出绿光,我是说,你那么英俊,那么有魅力,姑娘们都会围着你转,而且……”巴里一紧张语速就会快到正常人无法听清的程度,但不知怎么回事所有人都听清了,“我一直觉得这一切是一场梦,或者是个错误的时间线……梦会醒,时间线会被纠正,我终究还是会失去你,只是同一个联盟的队友罢了,无论是英勇无畏的绿灯侠还是意气风发的飞行员都不会对平庸木讷的物证技术研究员多看一眼……”

大概是因为脸上满是水渍的原因,巴里本就湛蓝如同湖泊的眼睛更加湿润,哈尔几乎是感激地吻上巴里的嘴唇,阻止了爱人紧张的喋喋不休。婚礼来宾们发出热列的欢呼,巴里这才注意到自己刚在众目睽睽之下发表了一段“自己爱哈尔乔丹爱到不敢相信现实”的演讲,连耳尖都红了,下意识想躲进神速力里再也不出来,却忘了自己被灯戒变出的浴巾裹成了粽子。哈尔加深了这个吻,在感觉到巴里快要窘迫到震动出他怀抱和亲吻的时候适时地把巴里松开,单手握住巴里的手腕。

“我没想过你居然这么爱我,我的男孩。”他把巴里的手举到唇边,轻吻无名指——即将要戴上戒指的地方,“同样的,你也没意识到我究竟有多么爱你。你那么体贴美好,老天,你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人了,巴里。非要说这个的话,倒是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觉得我才是捡到便宜的那个。”

这下巴里的全身都红了。他咬着嘴唇笑了起来,在浴巾上擦干手指后帮哈尔正了正领结和胸前的红玫瑰,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一塌糊涂的礼服,眼睛里透出歉意。

“很抱歉我毁了这身衣服……和我们的婚礼。”

“不,你没毁掉我们的婚礼。”

哈尔抬头向等候多时的牧师点头示意,乐队开始演奏柔和的乐曲,巴里一激灵又紧张得像一只受惊的兔子,哈尔用亲脸颊的方式安抚他,抹去湿漉漉的金色睫毛上的水珠。

“我们的婚礼才刚刚开始。”



END.


种了一颗微小的土豆,很惭愧。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