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家双煞和七个黑羽馒头

主刷SPN➡️SD以及JPJA。说书的。偶尔刷点别的小零食。微博http://weibo.com/1768665863

【J2】第一百零九次(少爷Jared/保镖Jensen,短完)

《第一百零九次》


CP:少爷Jared/保镖Jensen


人人都知道Jared有个世界上最棒的保镖。

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因为Padalecki家族从来都不缺少最棒的东西,在这个时代,有钱就等于拥有一切。Padackles家族不缺钱。

“他们都在猜我给了你多少薪水,这真可爱。”

Jared低下头跟自己的保镖咬耳朵,在对方无动于衷继续警觉地扫视四周时突然伸出舌尖舔了一下精致可爱的耳尖,不出意料地看到那张面无表情的漂亮脸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红彤彤,脖子和耳朵也都没例外。这太可爱了,Jared笑眯了眼睛,手指抽动着强压下去解开对方的领带扯开衣扣看看那片点缀着甜美雀斑的胸口是不是也一样粉红的冲动,以往的经验告诉他如果真的这么做了,下一个变红的将是自己的鼻子。

“请注意一下行为举止。”扑克脸很快从红心变回黑桃,“我们这是在Amell少爷的生日宴会上,而且前几日你刚收到过恐吓信,相信我,我可绝不想拖你去卫生间。”

“……哇哦,拖我去卫生间。”Jared险些打翻刚拿到手的香槟,“Jensen,你那颗看上去正经的小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

“分岔路,有可以供你这个巨人爬过的通风口,防弹玻璃窗,易守难攻还便于逃走。”Jensen挑起眉梢用猫咪似的大眼睛瞪了自家老板一眼,“所以要问你都在想些什么?”

这回轮到Jared脸红,原地愣了两秒,讪讪低头盯着手里那杯不断起泡的迷人液体,刚想喝一口缓解喉咙的干渴,酒杯就被保镖劈手夺走。

“嘿!”Jared抗议着想要抢回杯子,“我答应了你不会喝醉,连香槟也不可以吗?”

Jensen没搭理他,把酒杯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杯沿轻压上嘴唇微微倾斜啜饮一小口,沾上酒液的唇瓣在水晶灯的照射下泛着暧昧的光泽,Jared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直到Jensen把杯子重新塞回他手里。

“怎么?”Jensen被他呆住的样子弄得一头雾水。

“……没事。”应该在合同里加上一条禁止Jensen在公共场合喝东西。Jared捏着细长的杯脚,反倒不急着喝它了。“你为什么……”

“因为我想在工作时名正言顺地饮酒。”Jensen翻了个白眼,“宴会的餐饮由Amell家提供,但服务生有一部分是临时聘来的,没人保证里面没有混进想要你命的杀手。”

“所以呢,你就先以身试毒?”Jared的喉咙里像是挤进了一只拳头,“那可真够冒险的。难道今晚我吃东西之前都要让你先尝过,你没死掉我再放心吃?”

“我认为是这样的。”意识到Jared语气中的不愉快后Jensen突然笑了笑,调皮地眨眨眼睛,“所以你得给我涨点薪水。”

Jared拍了一把得意的翘屁股,嘴唇贴上Jensen刚刚印过的地方,像是给恋人一个轻柔的吻,慢慢喝干他今晚唯一一杯酒。


作为圣安东尼奥市最富家族的少爷,Jared的人生就是一部活的俗套好莱坞动作电影,还是充斥着暗杀和绑架的那种,每天管家放到餐桌上的信函十封里有八封是勒索信,年幼的Jared也基本上透过麻袋见过了全市所有的黑帮成员。在十二岁的Jared第一百零八次被绑架后,父亲终于决定给他雇一个贴身保镖,就在面试保镖期间他经历第一百零九次绑架,这次绑架他的黑帮雇佣了达拉斯市的一个杀手组织,发誓不给钱就撕票,绝不像从前那样手软。

就在Padalecki家被对方认真的态度吓得乱成一团的时候,一个浑身是血的少年敲开了豪宅的大门,指了指身后的麻袋就晕了过去。老管家揣着险些停跳的心脏拆开那个呈现出人形的麻袋,毫发无伤的小少爷在里面睡得正香。

于是那位一身血送货上门的少年就免试成了Jared的保镖,Jared在得知少年从前隶属于那个绑架他的杀手组织时两眼放光地问少年会不会用武士刀,手枪里是不是永远都有子弹,一个人可不可以单挑一个加强连,最后还从不回头看爆炸。

少年最后忍无可忍,用随手抓来的餐巾堵住Jared嘴巴怒吼道,我不是丧钟,对,我的名字也不叫达米安韦恩,蝙蝠侠不是我爸爸,我叫Jensen,老老实实叫我的名字可以吗。

Jared吐出嘴里的布团,一双湿漉漉的狗狗眼可怜巴巴地望着Jensen,我,我就问最后一个问题。

Jensen继续板着脸,口气却没那么生硬。好的,你问。

那个,你们杀手是不是都不会笑?好酷哦。


Jared好莱坞电影式的生活还在继续,只不过自从有了Jensen之后被绑票的次数停留在了一百零九次。事实证明Jensen会为了他单挑整个加强连那么多的刺客,也会在自己的衣兜里塞满沉甸甸的弹夹让手枪里有打不完的子弹,而且Jensen是会笑的,笑起来还特别好看。

惊险刺激的时光催着少年长成风度翩翩的美男子,习惯了有危险时把Jared挡在身后,有一天Jensen感觉到杀机后下意识闪身到Jared前面,突然又觉得哪里不对劲,回头一看才知道,自己已经挡不住Jared了。

你低点头。Jensen愤愤地警告,你那头该死的狗毛比灯塔还扎眼,等着被爆头吗。

啊?Jared愣了愣,这才发现自己已经长得比保镖高上大半个头,于是乖乖地缩着脖子,等待枪声的平息。Jensen身手从来都矫健优雅,无论是肉搏还是远距离的射击一切都行云流水,秒天秒地无所畏惧,似乎从来都不知道狼狈两个字怎么写。可是这次对方似乎是个蹩脚的角色,并且从各自掩体发出的叮当声来看,对方的目标似乎不是Jared。

没等Jared的想法被证实,Jensen就利落地踢断了刺客的腿骨,又一拳打歪了对方的下巴。在子弹埋进那人的眉心之前,Jared依稀听见那人用嘶哑含糊的声音吼出一个词,叛徒。

闪电划过Jared的脑海。他急忙转头看向Jensen身后时几乎扭伤了脖子,果然看到另一名同样装束的刺客举着手枪瞄准Jensen,他向Jensen飞扑过去把人锁在怀里重重跌向地面,头部一阵剧痛,接下来眼前就一片会旋转的黑暗了。

俗套到不能再俗套的剧情。英雄一次又一次拯救女主,女主飞身为英雄挡子弹,最后死在英雄怀里。中二时期他一次又一次幻想过自己是那个英雄,但万万没想到就自己拿的,却是女主的剧本。

Jeff哥哥一巴掌扇过来。

别装了,子弹根本没打到你,倒是你自己直接把脑子磕成脑震荡,再不醒有人可要吓晕过去了。

Jared吃力地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是医院洁白的天花板,紧接着看到的就是红着眼圈的Jensen,见他醒来那双孔雀石色的眼睛里一下子冒出了水光,润湿了长长的弯睫毛。

对不起,是我工作的失职。他听见Jensen用轻软的嗓音向他道歉,对不起,不是我的话杀手组织也不会被吸引过来……我明天就辞职。

辞职?!Jared差点从床上跳起来,眩晕感让他暂时说不出话,但幸好哥哥和他想法一样,细声软语地哄了小保镖好一阵,才让快自责哭出来的人放下了辞职的念头,牙齿紧紧扣着下唇瞪着红得兔子似的大眼睛望着Jared。

哎呀,看来Jensen不是无所畏惧的哦。

Jensen……是那么在乎他。

所以Jared能下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走到自己的保镖身边,捧住对方的脸狠狠吻了下去。对方惊慌失措地发出可爱的呜咽声,Jared没有停下动作反而用手紧紧捏住Jensen的后脑,用力吮吸那两瓣自从他住院以来齿痕就没消散下去的嘴唇,让Jensen的呼吸与他的交缠在一起。他不怕Jensen会反抗他,多年的相处让他明白,Jensen是保护者,给予者,永远不会索取与拒绝。

医院的床并不大,而且聒噪,Jared刚刚剥去Jensen的西装床架就已经唱了一曲刺耳得要将所有医务人员都要吸引来的歌,也让Jared暂时冷静下来,放开喘息不已面色潮红的Jensen,捂着脸退后两步。

哦老天,他在做什么。

Jared在内心里扇了自己一万个巴掌,支支吾吾地对差点被自己强奸的人说,你可以起诉我……

什么?Jensen似乎因为刚才的亲吻而丢掉了魂,一向反应机敏的他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躺在床上,没了扣子的衣领下白皙的胸膛起伏了一下,喉结动了动,你在说什么呢,Jared?

诶?

啊?

哈?

两人大眼瞪小眼僵持了一会儿,Jensen先回过味儿,手放在眼睛上,哈哈大笑了起来。

哎呀,哎呀。Jensen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眼睑和耳尖都粉红粉红的,你是不是傻,你以为我当初把你从杀手组织里捞出来,是为了好玩吗?

……

Jared的大脑当机了那么一会儿,才意识到Jensen背叛组织把他救出来真的不是为了好玩。

之后他摆弄Jensen身体的动作流畅连贯得堪比Jensen摆弄枪,眼前全是Jensen线条优美的脊背和翘屁股,他啧啧赞叹Jensen有最完美的腰窝,Jensen轻笑着调侃那是总在后腰处别枪被枪托硌出来的。Jared被逗笑,着迷地在那对像是精雕细琢出来的浅凹里轻吻。

他咬着Jensen的肩膀射出来的时候把指痕弄得Jensen全身都是,让Jensen的呻吟声比床发出的声音还要大。他不管会不会让别人看到,那一刻太美妙了,他巴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他有世界上最棒的保镖,以及男朋友。


“哇哦,看来你真的是个不要脸的混蛋。”Stephen用没拿酒杯的那只手堵住一只耳朵,“我只是问一句你的保镖从哪雇的,但我可不想了解得那么详细!”

Jared嘿嘿一笑,眼睛不自觉地在人群中寻找Jensen的身影,手肘被人轻轻地碰了碰。他侧过脸,看到Jensen站在离他两步远的地方,对他露出能看到可爱虎牙的笑容。

“那么你要先被绑架个一百零八次。”

然后,然后被一个人救出。

那个人会成为你一辈子的救星。






END


热度(174)